世界博览
方天画戟
兵器使用者

  项羽 吕布、薛仁贵、李靖、郭子仪、《水浒传》中的吕方、郭盛等。
相关作品
  《三国演义》、《全唐传》、《水浒传》,《终极三国》, 《薛仁贵》等
兵器介绍


  戟是中国古代的一种兵器,在戟杆一端装有金属枪尖,一侧有月牙形利刃通过两枚小枝与枪尖相连,可刺可砍,分为单耳和双耳,单耳一般叫做青龙戟,双耳叫做方天戟。

   中国古代将矛和戈功能合为一体的格斗用冷兵器。由戟头和戟柄组成。戟头以金属材料制作,戟柄为木、竹质。戟最长可达3米多。既能直刺,扎挑,又能勾、啄,是步兵、骑兵使用的利器。早期使用的戟是青铜戟,以后随科学技术的发展出现了铁戟。

   方天戟上以画、镂等作为装饰,又称方天画戟。方天画戟属于重兵器,和矛,枪等轻兵器不同。方天戟使用复杂,功能多,需要极大的力量和技巧,集轻兵器和重兵器功能于一身。一般使用方天画戟者必须力大,戟法精湛,才能发挥该兵器的优势,在熟练以后,可以和重兵器对抗,如骨朵,锤,镗等比拼力气。也可以和轻兵器,矛、枪、刀比拼招式技巧。故该兵器的使用者在战场上身体素质很高,很拉风。   戟又分为单刃和双刃,其中方天画戟为双刃,方天画戟又叫月牙戟,是吕布最擅长的,特点是迅捷灵活。   至于单刃戟,也有人使用,典韦使用的双铁戟,就是单刃的戟。    双刃戟和单刃戟的区别,就象单刃斧和双刃斧的之间的区别一样,关键在于力量的变化,双刃戟的威力更大,但是攻击速度慢,单刃戟的威力相对低一些,但是攻击速度快,灵活。
编辑本段欧洲“方天画戟”

方天画戟方天画戟

  欧洲戟大多数是斧与矛的结合。其中以瑞士长戟最为著名。长2-3米, 中世纪欧洲各种形状各异的戟
它可以发挥刺、挑、劈、砍、勾多种功能,其中用弯钩把骑士钩下马来勒索赎金,是瑞士雇佣兵的生财之道之一。欧洲戟跟中国戟一样有耗费工时的缺点,而且它头端太重,限制了长度,加之比矛昂贵,所以始终只是矛的辅助武器。到燧发枪和刺刀发明之后,欧洲戟就从军队中除名了。但直到今天,梵蒂冈卫队仍然使用戟。   欧洲戟在中世纪后期装备了几个世纪,形状也经过多种变化,有些戟的斧刃较细,极其形似中国的方天画戟。到底是异曲同工之妙的巧合,还是从中国传入欧洲的,至今仍是个谜。


吕方,郭盛与方天画戟

  倘若说到梁山一百零八将中,谁的兵器最花里胡哨,那就非吕方、郭盛两个愤青的方天画戟莫属了。他们两人后来在上战场时,几乎就成了宋江身边的摆设。——因为到了宋代,画戟早已经成了仪仗队中不可或缺的一种摆设。这两位少年壮士,武艺不是十分高强,但偏偏却又好追求时尚。他们在各自的兵器方天画戟上,分别缠上华而不实的金钱豹子尾和金钱五色幡。

   因此,两人一出场,几乎就闹了个大笑话。

   当宋江、花荣的前哨人马经过对影山时,恰好碰上这对活宝正在为了意气决斗,两个愤青,谁都不服谁,就跟如今街头上掐架的小年轻差不多。两人中吕方披红,郭盛挂绿,排场上极尽铺张奢华,算是时髦的草寇了。两人打着打着,那戟上的绒绦却缠在一起了。幸好花荣一箭就将他们的缠结给射断了,不然的话,他们的这场迹近作秀的决斗,不知该如何收场。   大家一看都知道的,小温侯吕方,赛仁贵郭盛的形象,无疑分别是对三国勇将吕布和初唐名将薛仁贵的Copy.因为吕布和薛仁贵都是叱咤风云的善使方天画戟的名家。尤其是吕布的那杆戟,跟他的赤兔马,几乎就是他一副英雄的化身。
由来
  戟的由来已久,远在商朝早期就已经出现在战场上了。在战国到魏晋时使用的最广。到了唐代之后,戟中的方天画戟,逐渐被皇家的仪仗队采用作为排场的工具,充作门面,所谓化干戈为玉帛了。像《水浒》中的伪皇帝方腊的仪仗,就是这样排场的:   “金瓜密布,铁斧齐排。方天画戟成行,龙凤绣旗作队。”   一旦一种惊天动地的兵器成了豪华的摆设,它的威严,便就有些狐假虎威的味道了。这是闲话。
介绍
  戟是戈与矛的结合体。它按式样和大小可分为方天画戟,青龙戟,钩镰戟等长兵器,以及双戟,短戟等。戟一般都是由锋,援,胡,内,搪五个部分组成。《释名。释兵》中称:   “戟有三锋两刃,内长四寸半,胡长六寸,其援长七寸半,三锋者,胡直中短,言正方也,刺者著截,直前如截者也。戟胡横贯之,胡中矩之外勾磐拆,与柄长一丈六尺。”
用法
  戟用“援”之法,有冲铲,回砍,横刺,下劈刺,斜勒等;用“胡”之法有横砍,截割等;用“内”之法有反别,平钩,钉 壁,翻刺等;用“搪”之法,则有通击,挑击,直劈等。

方天画戟


  我们在这里提到的方天画戟,则是一种在戟杆一端装有金属枪尖,一侧有月牙形利刃通过两枚小枝与枪尖相连的、威震沙场的利器。
使戟高手
  史籍和文学的记载中,有很多使戟的高手。像项羽的天龙破城戟,三国吕布的方天画戟,典韦的大铁戟,初唐名将李靖、薛仁贵,以及中唐中兴名将、《红楼梦》中贾珍点过的传奇《满床笏》中所唱诵的郭子仪的方天画戟,后唐太祖李克用的虎威戟等,差不多都是伴随着一个个让人血脉贲张的英雄时代出现的。“方天”两字,直如愁云惨淡,龙战于野,流星赶月,白虹贯日。   而其中最著盛名的,自然是项羽的天龙破城戟和吕布的方天画戟了。大家只要想一想,后来帮刘邦灭了项羽的韩信,曾经担任过替项羽扶戟的郎中,就知道这枝戟的份量了。项羽在“巨鹿大战”时,持着天龙破城戟,在数十万秦军的铁阵中,如入无人之境,让风云变色,那是何等的英雄气概!而吕布的一杆方天画戟,南征北战,从无敌手,使他成了三国中无可争议的头号战将。   这些战将,使戟充满了传奇色彩。就像我们一提到枪,就会想到王彦章一样,一提到戟,这些栩栩如生的英雄形象,也便会跃然眼前。   而在《水浒》中,吕方、郭盛的两杆方天画戟,跟书中其他几位高手的比起来,只能算是中看不中用的“银样蜡枪头”了。他二人后来死于乌龙岭上的乱石下,也算没有埋汰了手中的两枝方天画戟。 西游记中最厉害的妖魔当属大鹏金翅雕,这妖魔也使方天画戟,这妖魔虽排老三,却远胜青狮白象。先听太白金星怎么说他的:那妖精一封书到灵山,五百阿罗都来迎接;一纸简上天宫,十一大曜个个相钦。四海龙曾与他为友,八洞仙常与他作会,十地阎君以兄弟相称,社令城隍以宾朋相爱。”见他有如此的势力。再听小妖怎么说他的:小钻风道:“我三大王不是凡间之怪物,名号云程万里鹏,行动时,抟风运海,振北图南。随身有一件儿宝贝,唤做阴阳二气瓶。假若是把人装在瓶中,一时三刻,化为浆水。飞起来居然能振的山地晃动,法力如此强悍,那法宝更厉害,孙悟空若没那三根救命毫毛,早完了。还有自己的狮驼城,这城池是别的妖魔都没有的,连能和龙王喝酒的牛魔王都没有。再看看大鹏追孙猴子时的情形吧:三怪见行者驾筋斗时,即抖抖身,现了本象,扇开两翅,赶上大圣。你道他怎能赶上?当时如行者闹天宫,十万天兵也拿他不住者,以他会驾筋斗云,一去有十万八千里路,所以诸神不能赶上。这妖精扇一翅就有九万里,两扇就赶过了,所以被他一把挝住,拿在手中,左右挣挫不得。欲思要走,莫能逃脱,即使变化法遁法,又往来难行:变大些儿,他就放松了挝住;变小些儿,他又擅紧了挝住。飞行速度如此之快,能赶上筋斗云,还抓住猴子让猴子跑也跑不了。看看如来收他时的排场吧:如来道:“山中方七日,世上几千年。不知在那厢伤了多少生灵,快随我收他去。”二菩萨相随左右,同众飞空。只见那——知 满天缥缈瑞云分,我佛慈悲降法门。明示开天生物理,细言辟地化身文。古 面前五百阿罗汉,脑后三千揭谛神。迦叶阿傩随左右,普文菩萨殄妖氛。看看,基本上佛门的人都去了,可见不好收拾。看看,综合实力第一妖魔当然是他大鹏。书中法力罕见的九灵元圣也只和他法力相当,其余估计不能与他抗衡。 让我们来看看《水浒》中的另外几杆方天画戟。   首先要提到的,是在大家印象里不太讨好的史文恭的那杆方天画戟。在天王晁盖讨伐曾头市时,史文恭一出场就是提着一杆方天画戟。虽然书中没有具体描述到史文恭操作方天画戟的过程,但是以他的武功,我想将他列为水浒中使戟的第一高手,应该是没有异议的。   第二位善使戟者,该算是高俅讨伐梁山时,他手下的十节度使中,云中节度使韩存保了。这韩存保善使一枝方天画戟,他是与呼延灼对阵的。两人棋逢对手,在阵前更不打话,一个使戟去搠,一个用枪来迎。“两个战到五十余合,呼延灼卖个破绽,闪出去,拍着马望山坡下便走。”   这一段格斗描写的相当的精彩,几乎不下于林冲与河北节度使、老将王焕的那场枪对枪的恶斗。韩存保和呼延灼从马上打到水里,那惨烈的一幕,直让人想到三国时马超在渭水边斗“虎痴”许褚,在葭萌关下斗张飞的惊心动魄的情景。不过,这些精彩的场面,不知道是作为老师的施耐庵Copy罗贯中的呢,还是作为学生的罗贯中Copy了他的老师。反正,这些经典的场面,早已经和当事人血脉相连了。   此外,辽国的统军大元帅兀颜光和他的儿子兀颜延寿,都善于使方天画戟。而兀颜延寿,恰恰是被呼延灼生擒的。莫非呼延灼对方天画戟情有独钟?抑或他的双鞭,注定就是方天画戟的克星?!   而书中使用方天画戟最狠的,该算是方腊的侄儿、有万夫不当之勇的方杰了。方杰正和秦明单挑时,他的手下杜微猛然向秦明掣来一柄飞刀,秦明急躲时,被方杰一方天戟耸下马去,死於非命。这个方杰的武功不同一般,且看这一段:   “宋江阵上,关胜出马,舞起青龙刀,来与方杰对敌。两将交马,一往一来,一翻一复。战不过十数合,宋江又遣花荣出阵,共战方杰。方杰见两将来夹攻,全无惧怯,力敌二将。又战数合,虽然难见输嬴,也只办得遮拦躲避。宋江队里,再差李应、朱仝,骤马出阵,并力追杀。方杰见四将来夹攻,方纔拨回马头,望本阵中便走。”   他一人独挡四条一等一的梁山好汉,还真有点吕布的余风了。可惜他是命运不济,最后死在打入方腊内部的间谍柴进和燕青手下。   封神榜中能人异士不少,使戟的也不在少数,先看看几个凡人的: 第一个高手就是苏护长子,妲己的哥哥苏全忠,他与后北伯侯崇黑虎一战就能看出来: 冀州报马飞报苏护:“今有曹州崇黑虎兵至城下,请爷军令定夺。”苏护闻报,低头默默无   语,半响乃言曰:“黑虎武艺精通,晓畅玄理;满城诸将,皆非对手,如之奈何?”左右诸   将听护之言,不知详细。只见长子全忠上前日:“兵来将当,水来土掩,谅一崇黑虎,有何   惧哉?”护曰:“汝少年不谙事体,自负英雄;不知黑虎曾遇异人,传授道术,百万军中,   取上将首级,如探囊中之物,不可轻视。”全忠大叫曰:“父亲长他人锐气,灭自己威风,   孩儿此去,不生擒黑虎,誓不回来见父亲之面!”护曰:“汝自取败,勿生後悔。”全忠那   里肯住,翻身上马,开放城门,一骑当先,厉声高叫:“探马的,与我报进中军:“叫崇黑   虎与我打话!””蓝忙报与二位主帅得知:“外有苏全忠讨战。”黑虎暗喜曰:“吾此来:   一则为长兄兵败,二则为苏护解围,以全吾友谊交情。”令左右备坐骑,即翻身来至军前,   见全忠耀武扬威。黑虎曰:“全忠贤侄!你可回去,请你父亲出来,我自有话说。”全忠乃   幼年之人,不谙事体;又听父亲说黑虎枭勇,焉肯善回?乃大言曰:“崇黑虎!我与你势成   敌国;我父亲又与你论甚交情?速倒戈收军,饶你生命。不然,悔之晚矣!”黑虎大怒曰:   “小畜生!焉敢无礼。”举湛金斧劈面砍来,全忠将手中戟急架相迎,兽马相交,一场恶   战。怎见得?   二将阵前寻斗赌,两下交锋谁敢阻?这个似摇头狮子下山冈,那个如摆尾狻猊寻猛虎;   这一个真心要定锦乾坤,那一个实意欲把江山补。从来恶战几千番,不似将军真英武。   二将大战冀州城下,苏全忠不知崇黑虎幼拜截教真人为师。秘授一个葫芦,背伏在脊骨   上,有无限神通。全忠只倚平生勇猛,又见黑虎用的是短斧,不把黑虎放在心上,眼底无   人,自逞己能,欲要擒获黑虎,把平日所习武艺,尽行使出。戟有尖有枝,九九八十一进   步,七十二开门,腾,挪,闪,让,迟,连,收,放,怎见好戟?   能工巧匠费经营,老君炉裹炼成兵;造出一根银尖戟,安邦定国乾坤。黄展,叁军害   怕;豹尾动,战将心惊。冲行营,犹如大蟒;踏大寨,虎荡羊群。休言鬼哭与神嚎,多少儿   郎轻丧命;全凭此宝安天下,昼戟长定太平。   苏全忠使尽平生精力,把崇黑虎杀了一身冷汗。黑虎叹曰:“苏护有子如此,可谓佳   儿!真是将门有种。”黑虎把斧一晃,拨马便走;就把苏全忠在马上笑了一个腰软骨酸:   “若听俺父亲之言,竟为所误;誓拿此人,以灭我父之口!”放马赶来,那裹肯舍?紧走紧   赶,慢走慢追;全忠定要成功,往前赶有多路。黑虎闻脑後金铃响处,回头见全忠赶来不   舍;忙把脊梁上红葫芦顶揭去,念念有词。只见红葫芦裹边一道黑气冲出,放开如网罗大   小,黑湮中有噫哑之声,遮天映日飞来,乃是铁嘴神鹰,张开口劈面咬来。全忠只知马上英   雄,那晓得黑虎异术,急展戟护其身面,坐下马早被神鹰一嘴,把眼啄了;那马跳将起来,   把苏全忠跌了个金冠倒挂,铠甲离鞍,撞下马来。黑虎传令拿了,众将一拥向前,把苏全忠   绑缚二臂;黑虎掌得胜鼓回营,辕门下马。 武艺能把精通法术的人杀的一身泠汗,可比黄天祥打伤丘引 方家兄弟也使戟 ,二人的戟法也超高,一招打的十绝阵两个阵主招架不住,二人进了阵才死的,单凭武艺兴许可以杀死两个阵主 玄门子弟里使戟的第一高手非殷郊莫属,他又有三头六臂,更有师傅广成子的超级法宝番天印,落魂钟,雌雄双剑等,单挑从无败绩,群殴绰绰有余,看最后破营一段就能看出来: 子牙吩咐停当,先同武王往岐山,守定西方地位。且说张山、李锦见营中杀气笼罩,上   帐见殷郊言曰:“千岁!我等驻在此,不能取胜,不如且回兵朝歌,再图後举,千岁意下如   何?”殷郊曰:“我不曾奉圣旨而退,待吾修本,先往朝歌求援来至。料此一城,有何难   破?”张山曰:“姜尚用兵如神,兼有玉虚门下甚众,亦不是小敌耳。”殷郊曰:“不妨,   连吾师也惧吾番天印,何况他人?”三人共议,至抵暮有一更时分,只见黄飞虎带领一枝人   马,点炮呐喊,杀进辕门;真是父子兵,一拥而进,不可抵当。殷郊还不曾睡,只听得杀声   大振,忙出帐上马提戟,掌起灯笼火把;灯光内只见黄家父子杀进辕门。殷郊大呼曰:“黄   飞虎!你敢来劫营,是自取死耳。”黄飞虎曰:“奉将令,不敢有违。”摇枪直取。殷郊手   中戟急架忙迎,黄天禄、黄天爵、黄天祥等一裹而上,将殷郊围在垓心。只见邓九公带领副   将太鸾、邓秀、赵升、孙焰红,冲杀左营。南宫 领辛甲、辛免、太颠、闳夭,直杀进右   营。李锦按住厮杀,张山接住邓九公,哪吒、杨戬抢入中军,来助黄家父子。哪吒的枪,只   在殷郊前後心窝两胁内乱刺;杨戬的三尖刀,只在殷郊顶上飞来。殷郊见哪吒登轮,先将落   魂钟对哪吒一晃,哪吒全然不理;祭番天印打杨戬,杨戬有八九玄功,迎风变化,打不下马   来。故此段郊着忙,夤夜交兵,苦杀了商朝士卒。正是:   只因为主安天下,马死人亡满战场。   话说哪吒祭起一块金砖,正中殷郊的落魂钟上,只打得霞光万道,殷郊大惊。南宫 斩   了李锦,也杀到中营来助战。张山与邓九公大战,不防孙焰红喷出一口烈火,张山面上被火   烧伤;邓九公赶上一刀,劈於马下。九公领众将官也来助战,中军重重叠叠,把殷郊围住,   枪刀密匝,剑戟森罗,如铜墙铁壁,殷郊虽是三头六臂,怎经得起只一群狼虎英雄,俱是封   神榜上恶星?又添出雷震子飞在空中,使开金棍,刷将下来。殷郊见大营已乱,张山、李锦   皆亡;殷郊见势头不好,把落魂钟对黄天化一幌,黄天化翻下玉麒麟来。殷郊见此,走出阵   来,往岐山逃遁;众将官鸣锣擂鼓,追赶三十里方回。 殷洪也使方天画戟,虽武艺不如他大哥,但也让西岐众人无可奈何,就是他师父赤精子来了,也无济于事,最后还是用了八景宫的太极图方才收付 魔家四将中唯独老二魔礼红的法宝最厉害,而魔礼红的战斗武器也是方天画戟,看看怎么说魔礼红 的:还有魔礼红,秘授一把伞。名曰:   “混元伞。”伞皆明珠穿成,有祖母绿,祖母碧,夜明珠,辟尘珠,辟火珠,辟水珠,消凉   珠,九曲珠,定颜珠,定风珠。还有珍珠穿成“装载乾坤”四字,这把伞不敢撑,撑开时天   昏地暗,日月无光,转一转乾坤晃动。 看看,使的法宝如此厉害,再看看下面的表现: 魔礼红见兄用青云剑,也把珍珠伞撑开,连转叁四次,咫尺间黑暗了宇宙,崩塌了乾   坤。只见烈烟黑雾,火发无情,金蛇搅,半空火光,飞腾满地。怎见得好火?,有诗为证:   “万道金蛇火内滚,黑罩体命难存;子牙道术全无用,今日西岐尽败奔。”法宝烟火弥漫,乌云缭绕,若非杨戬盗了混元伞,兴许西岐就完了 余化也使方天画戟,虽法力不是很高,但先有师傅一气真人的戳魂幡,连拿黄飞虎等人,幸好遇见哪吒这个没魂魄的,才救了黄飞虎。而后又拿了化血神刀,伤了哪吒和雷震子,杨戬也挨了一刀。幸亏杨戬变成余化,从一气真人那骗了解药,才赢了他 电视剧新封神榜里,哪吒的火尖枪就如同方天画戟,如果算上哪吒,那哪吒就是使戟的最猛高手无疑义,都知道,哪吒先就立了无数功,后来吃了师傅的久枣长出三头八臂,又有了高级法宝九龙神火罩,实力更突飞猛进,梅山七怪中,也有哪吒杀的
使用者介绍

吕布


  吕布字奉先,擅长骑射,武力过人,闻名于并州;刺史丁原用布为主簿。董卓入京后,诱使吕布杀死丁原,率其众来投。董卓大见亲侍,令布为骑都尉,随侍左右。布亦父事董卓。然董卓常因小忿而欲杀布,布惧,在司徒王允的教唆下杀掉了董卓。卓党李傕等啸聚为贼,攻打长安,布不能拒,逃走,先后投靠袁术、袁绍、张杨,最后在张邈、陈宫的策划下入主兖州,与曹操展开数度激烈的争夺战,先胜后败,投靠徐州的刘备,屯兵小沛。吕布趁刘备攻袁术之机夺取了徐州,后在曹操的调解下与备和解。袁术攻打刘备,吕布以辕门射戟为赌注,使袁军退却。袁术起兵伐吕布,为布大败。但后曹操和刘备联军攻打,困守下邳。布虽骁猛,然无谋而多猜忌,又信妻言,不纳群下之言。曹操堑围三月,吕布军上下离心,其将侯成、宋宪、魏续缚陈宫,将其众降;吕布亦就缚,与陈宫、高顺被戮于白门楼。吕布性情轻狡反复,唯利是图,注定了其能称雄一时而不能成大业的命运。   看过三国戏的人,都会留下这样的印象:吕布年少英俊,白面无须,手中方天戟,纵横驰骋,英勇无敌。舞台上虽然不曾出现真马,也能想象那匹日行千里的赤兔,是如何神骏。   这里面就有真有假,教你一时分不清哪些是历史人物的原型,哪些又是文艺家的创造。   吕布当然也有过年轻的时候,不过那是汉灵帝初年的事。到献帝初平元年关东诸侯讨伐董卓时,他已是三十过外的人,没有资格当“小白脸”了。他死于建安三年,应该超过四十岁。证据是在“辕门射戟”那场喜剧中,吕布曾称刘备为弟,而建安三年刘备已经三十八岁。不过被张飞吓怕了,改称为兄。最后曹操大军水淹下邳城,吕布被擒,于白门楼上处死。   不论小说里还是舞台上,开头时,吕布都是挂着胡子的;也不管演《凤仪亭》还是《白门楼》,仍旧是这般扮相。有证据么?也有。   元代刻印的《三国志平话》有插图,其中一幅图《吕布刺董卓》,貂蝉站在院子里,吕布却手持宝剑,把董卓从床上拖下来,举剑砍去。那吕布就挂着三绺长须。另一幅是《水浸下邳擒吕布》,那吕布走出下邳城,中了关云长一箭,画面上还是那把胡子。   《孤本元明杂剧》里,元代剧作家郑德辉写的《虎牢关三战吕布》,后面注明吕布的打扮,正是“三叉冠雉鸡翎”加上“三髭髯”。   由“三髭髯”变成白面无须,很可能是首先出现在明代的舞台上以后继承下来,直至今日。   方天画戟原也不是吕布的拿手武器,他是持矛的。《后汉书·董卓传》说:“卓将至,马惊不行,怪惧欲还。吕布勒令进,遂入门。(李)肃以戟刺之,卓裹甲不入,伤臂堕车。顾大呼曰:‘吕布何在?’布曰:‘有诏讨贼臣……’布应声持矛刺卓,趣兵斩之。”   那么,“辕门射戟”的戟是谁的?《三国演义》说:“布大怒,教左右:取我戟来!”这无非是小说家的点缀。《三国志·吕布传》不然。此书说:“布令门候于营门中举一只戟,布言:诸君观布射戟小支。”那显然不是吕布自己用的戟。   吕布的矛,在郑德辉《三战吕布》中变成方天画戟;和他对阵的张飞拿的是丈八矛(《三国志》已有张飞持矛的记载),关云长是三停刀,刘备是双股剑,同《三国演义》写的差不多一样了。这也许便是宋、元的说书人或编剧家的创造。这种演进是合理的,因为使人物的形象更加姿采生动。
薛仁贵
  薛仁贵(公元614年—公元683年)是出身清白的农家子弟,名礼,绛州龙门人(今山西河津),天生神力,勇武过人,是一个做将军的好胚子,在他的家乡山西河津县修仁村,就流传着薛仁贵“汾河湾射燕”的传说,燕子逃不过薛仁贵弓箭,所以不敢偷吃乡亲们田里的麦子。“虎岗首有一仁贵窑,创造不知何季,曰虎岗。天造地设,境巍势险。登临远眺,汾水如虹,贯风山于东峙”,相传此窑就是薛仁贵夫妻住过的寒窑,戏曲中有名的《投军别窑》的唱段就发生在这里,史书上记载薛仁贵娶妻柳氏,以务农为生,他曾打算为父母迁葬,妻子出言劝说,先建功立业,荣显家门,再为父母迁葬不迟。薛仁贵于是应募从军,开始了波澜壮阔的征战生涯。   贞观末年,唐太宗亲征辽东,薛仁贵成为张士贵的部下。历史上的张士贵是虢州卢氏人(今河南卢氏),他本名忽峍,善骑射,隋大业末年,曾聚众为盗,呼啸山林,被称为“忽峍贼”,后来被唐高祖招安,成为大唐名将,唐太宗曾如此称赞他,“闻公亲当矢石,为士卒先,虽古名将,何以加也!朕尝闻以身报国者,不顾性命,但闻其语,未闻其实,于公见之矣”,张士贵于显庆初年去世,赠荆州都督,陪葬昭陵。小说中描写张士贵屡次假冒薛仁贵的战功,实属子虚乌有,冤枉古人。   薛仁贵使用的方天画戟,很可能是他的家传兵器。他的六世祖是南北朝时期的著名将领薛安都,“安都勤王之略,义阙于籓屏,以地外奔,罪同于三叛”,因为宫廷斗争中站错了队伍,在南朝无法容身,被迫投靠了北魏,传到薛仁贵这一代,已然完全没落,但远祖的荣光和勇悍,使薛仁贵文武双修、体魄强健,在战斗中很快脱颖而出,进入大唐天子的法眼。   贞观十九年(公元645年),唐太宗李世民御驾亲征,直指高丽。唐军到了安地,一位郎将被高丽军队团团围住,情势危急,薛仁贵飞马上前,立斩敌将,将人头悬挂于马鞍上,一举震慑敌军。更精彩的举动随之而来,为了突出万绿丛中一点红的效果,薛仁贵一身白袍,格外醒目,他手握画戟,“腰鞬张弓”,冲入敌群,所向披靡。唐军四面合围,势不可当,高丽军队溃散奔逃,折兵2万。唐太宗很快被这个天神般的青年人吸住了眼球,赶紧打听此人姓甚名谁。薛仁贵见到了大唐天子,当场被授予游击将军、云泉府果毅,负责守卫玄武门,转眼间,他就从士兵变成了将军,证明了是金子总会发光的道理。小说中描写他被张士贵欺压多年,无处申冤,纯粹是为了突出主人公的悲情。唐代崇尚军功,赏赐丰厚,薛仁贵一下子得到了2匹马、40匹绢、10名奴隶。班师回朝的路上,唐太宗告诉薛仁贵,“我的旧将都老了,难以担当镇守边疆的重任,我一直想提拔年轻将领,但没有见到象你这样出众的。我得到辽东并不欣喜,得到你这样的勇士才真正让我高兴”,唐太宗提升薛仁贵为右领军郎将,依旧让他守卫玄武门。   唐高宗继位后的永徽五年,皇帝驾临万年宫,一天夜里,暴雨成灾,引发山洪,大水冲到玄武门,卫士们大惊失色,四处逃散。薛仁贵十分生气,“天子有难,你们却如此贪生怕死”,他登高向宫中大声呼喊,终于惊醒了唐高宗。唐高宗刚刚出宫登上高处,洪水就把寝殿变成一片汪洋,如果皇帝稍有片刻迟疑,此时已然葬身水中。皇帝庆幸之余,向臣子表示了感激之情, “幸亏有你叫醒我,我才没有淹死,危难之中才知道你是个忠臣”。皇帝一生没有忘记他的救驾之恩,即使薛仁贵后来战败当死,也仅仅将之废为庶人,晚年还对宠臣说道,“往日九成宫遭遇洪水,没有你我就没命了”。   显庆二年(公元657年),面对反复无常的西突厥,唐高宗决心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苏定方率领中国远征军出击西突厥汗国,以摧枯拉朽之势,打败了西突厥阿史那贺鲁,并俘获了被贺鲁部落关押的泥熟部落的人质。游牧部落之间,一方臣服了对手,后果是“常岁输牛马羊,过时不具,辄虏其妻子”,他们落入了唐军手中,本来要沦为贱民,薛仁贵劝说皇帝放还泥熟部落的人质,“厚加赉遣”,使泥熟部落感念大唐皇帝的恩情,少树一个仇人,多交一个朋友,泥熟部落主动为唐军效力,很快确立了大唐对西域的有效统治,把这片广袤的土地变成了中国的游牧区。   显庆三年,程名振攻克高丽的贵端城,斩首三千级。显庆四年(公元659年),薛仁贵与梁建方、契苾何力一道,与高丽军队激战于横山(今辽宁辽阳附近华表山),薛仁贵一马当先,箭无虚发,敌人无不应弦而倒,在随后的石城之战中,一位高丽神箭手连杀唐军十余人,薛仁贵怒发冲冠,一人一骑,风驰电掣,扑向神箭手,立马将敌人生擒,吓呆了的敌人竟来不及拉开弓弦。显庆五年(公元660年),契丹阿仆固联合奚族共同反唐,薛仁贵和辛文陵在黑山大败契丹,活捉了阿仆固及一干首领,将他们押到东都。薛仁贵升至左武卫将军,封为河东县男。   龙朔元年( 661年),铁勒酋长比粟毒伙同其他部落起兵犯境,唐高宗任命郑仁泰为铁勒道行军大总管,薛仁贵为铁勒道行军副大总管,出兵讨伐思结、拔也固、仆骨、同罗四部。临行前,唐高宗设宴饯行,他有意考考薛仁贵的神射技艺,“古人说,一个神箭手能射穿七层铠甲,今天你来试试五层铠甲”。薛仁贵泰然自若,一箭洞穿五层铠甲,赢得满座赞叹,皇帝高兴之下,当场赐予坚甲,以示鼓励。   当时铁勒九姓拥兵十几万,凭借天山之地利,企图与大唐雄师一决胜负。他们派出数十位骁勇骑士出马挑战,眨眼间,就被薛仁贵三箭射死三人,胆寒之下,铁勒人下马投降,放弃了抵抗。因为铁勒骚扰唐边境达数十年之久,薛仁贵命令将投降兵就地活埋,以除后患,蒙古杭爱山现在还有坑杀遗迹。但是作为一名大将军应该没有权利坑杀这么多的人,这是和唐朝的民族政策相背离的,所以这应该是朝廷的指令,“遂使稽颡屈膝者先被涂原之诛,惧死怀生者因成绝漠之计”,铁勒人害怕了,拼命逃窜,薛仁贵追击到漠北,擒获了叶护三兄弟。铁勒九姓衰落了,薛仁贵成了天上下凡的杀星,在高丽,当地人只要说一声,“薛礼来了”,家中小孩马上止住了哭声,薛仁贵成了大唐敌人眼中的凶神恶煞,唐军中到处传唱道,“将军三箭定天山,壮士长歌入汉关”。   朝臣对薛仁贵的弹劾中有这样的语句,“娶妾虽作逗留,准法便须离正”,抢掠而来的女子做了薛仁贵的小妾,以当时的情形猜度,她很可能是位铁勒贵族,不同于戏曲中的代战公主,代战公主是硬逼薛仁贵做了自己的丈夫。   裴行检曾经说过,“但恐杀降之后,无复来者”,禁止杀降的唐律条文明确,薛仁贵放纵部下抢掠烧杀,私带妇女入营,本来都是当斩之罪,却在提高军队战斗力的幌子下,成为可以原谅的行为,如同汉武帝的名言,军行万里之外,不计小过。   堡垒最容易从敌人内部攻破,唐军春耕、秋收季节的骚扰对高丽只起到了疲敌作用,敌人内部的分裂则带给大唐天赐良机。乾封元年(公元 666年),高丽莫离支泉盖苏文去世,长子泉男生继为宰相,被二弟泉男建所驱逐。泉男生派自己的儿子泉献诚向大唐求救,唐高宗派庞同善、高侃前去迎接,被泉男建拒于门外。薛仁贵奉命护送使节,在新城遭到高丽军队的袭击,唐军杀敌数百。庞同善到了金山,又被高丽人打败,薛仁贵横空出世,截住敌军,杀得落花流水,斩首五万余级,攻破南苏、木底、苍岩三城,与泉男生顺利会合。唐高宗万分欣慰,“卿身先士卒,奋不顾命,左冲右击,所向无前,诸军贾勇,致斯克捷”,鼓励薛仁贵再接再厉,再立新功。薛仁贵准备率领两千士兵进攻扶余城,诸将觉得兵力太少,薛仁贵则满怀信心,“兵力在于主将善用,而不在于多多益善”。他奋勇当先,所向无敌,唐军杀敌万余人,很快拿下扶余城。扶余川四十余城丧失了抵抗到底的斗志,望风而降,薛仁贵沿着海岸攻城略地,与李积会师于平壤城,高丽投降了,在此之前的显庆五年,百济也被大唐吞并。薛仁贵与刘仁轨留守平壤,统领两万唐军,他升为右威卫大将军、平阳郡公,检校安东都护。史书上说他抚养孤儿、赡养老人、提拔干才、表彰节义,使高丽士众欣然慕化,恐怕是过誉之辞,不然唐高宗不会将几万高丽士众迁往大唐腹地,变成汉族的同化对象。泉献诚的后代,开始自称是高丽人,后来就自称唐人了。   泉献诚的后裔泉毖娶了太原王氏的女儿,太原王氏是大唐第一等高门,平时连皇族都不大放在眼里,欣然与泉氏联姻,说明泉氏家族已经融入大唐的主流社会,不再是作为边缘人的身份了。但是,纵观这种融合过程,就会发现这不是田园牧歌式的清唱,而是民族之间血与火的较量,大汉民族能延续到今天,只是充当了较量的胜利一方,而失败者或者成为历史上的翩然过客,或者只剩下遗老遗少的哀号。   龙朔三年(公元663年),吐蕃进兵吐谷浑,吐谷浑王诺曷钵率残部逃到凉州,向大唐求救,随行的还有他的妻子—大唐宗室女弘化公主。吐蕃又进攻唐朝管辖的西域地区,“于是安西四镇并废”。唐高宗当然不甘心吐出嘴里的肥肉,借着恢复吐谷浑王国的名义,派出精兵强将,与吐蕃军队一争高低。咸亨元年(公元 670年),薛仁贵成为逻娑道行军大总管,以阿史那道真、郭待封为副,领兵十余万,迎战吐蕃军队。   郭待封是名将之后,以前与薛仁贵是平级,这次屈居副将,心里颇有不平之意。唐军到达大非川(今青海切吉平原)后,准备进兵乌海(今青海光海县西南苦海),薛仁贵认为,“乌海地险而瘴,吾入死地,可谓危道”,只能速战速决,迟则生变,大非岭地形宽平,可以布置两道栅栏以保护辎重,留一万人看守,主力部队则快马加鞭,轻装上阵,以求一举破敌。郭待封承担了保护辎重的任务,薛仁贵率领精锐,奔袭乌海,在河口与吐蕃军队遭遇,数万吐蕃人死伤籍枕,唐军获得的牛羊数以万计。薛仁贵回到乌海城,派人接应郭待封的辎重。不料郭待封违反薛仁贵的安排,擅自带着辎重粮草在后面缓缓前行,被吐蕃二十万军队团团围住,“粮仗尽没”,断绝了唐军的补给和支援。薛仁贵退居大非川,一切都为时已晚,吐蕃四十万军队已经前来迎战,唐军大败,几至全军覆没,薛仁贵也被吐蕃抓获,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只有与吐蕃主将噶钦陵议和。议和之后,薛仁贵自带枷锁,回长安向皇帝请罪。依照唐律,以他的丧师重罪,本应处死,皇帝念及他以往的功劳和忠心,只将他除名为庶人。“吐谷浑自晋永嘉之来,始西渡洮水,建于群羌之故地,至龙朔三年为吐蕃所灭,凡三五○年”,薛仁贵的战败颇具偶然,武则天当政的长寿元年(公元692年),武威军总管王孝杰、武卫大将军阿史那忠率军大破吐蕃,克复安西四镇,在龟兹重新设置安西都护府,常驻军队三万人,夺回了大唐对西域的统治地位。   薛仁贵变成平民百姓,决不象小说中的胡编乱造,说什么李道宗设计陷害忠良,以致忠良蒙难。江夏王李道宗文武双全,英姿飒爽,在史书上颇有佳评,却无端被酸腐儒栽上了天大的罪名。其实薛仁贵也是文才斐然,这可能因为没落大族的手不释卷,“《周易新注古义》十四卷,薛仁贵撰”,一名士兵出身的武将注释《周易》这种先秦古籍,即使在唐朝这种文化昌盛的环境里,也会让人跌破眼镜。根据官场的潜规则,有人是圈圈里的人,有人是圈圈外的人,而薛仁贵则是皇帝圈圈里的人,一时贬放,终会东山再起。当高丽重起叛乱,薛仁贵马上成为鸡林道总管,上元年间,在辽东犯法遭贬,流放象州,又被皇帝赦免,唐高宗推心置腹、情真意切,“往日我的寝宫遭遇洪水,若不是你拼命叫喊,我已经变成了水里的鱼虾了。北伐铁勒九姓,向东降服高丽,汉北、辽东遵从教化,这都出于你的功劳。有人说你在乌海城下贻误战机,致使我军失利,我平生遗憾的也就是这件事情,现在西边不宁,瓜州、沙州商路断绝,你怎么能够自己高卧乡里,不为朝廷分忧?”   开耀元年(公元681年),薛仁贵封为瓜州长史,不久又被授予右领军卫将军、检校代州都督,前往云州(今山西大同),出击突厥的阿史那元珍。突厥人阵前问话,“唐将姓甚名谁?”对方回答,“薛仁贵”。突厥人又问,“听说薛仁贵流放象州,已经去世,死人怎么会复活呢?” 薛仁贵脱下自己的头盔,让突厥人瞧个仔细。突厥勇士看清之后,相顾失色,下马行礼,赶紧溜走。薛仁贵率军追击,大破突厥军,斩首万余级,俘获二万人,驼马牛羊三万余头。永淳二年(公元 683年),薛仁贵去世,赠左骁卫大将军、幽州都督,官府特造灵舆,护送还乡,极尽哀荣。薛仁贵有子薛讷,沉勇寡言,“其用兵,临大敌益壮”,成就不下于乃父,历经中宗、睿宗、武周、玄宗数朝,镇守边关几十年,保得国泰民安,颇有小说中薛丁山的影子,但什么樊梨花及三弃三请的情节,却是没影子的事,属于历史上的空穴来风。倒是薛仁贵的孙子薛嵩,与《薛刚反唐》中的薛刚颇有几分相似,他“气豪迈,不肯事产利,以膂力骑射自将”,安史之乱爆发后,竟然加入史朝义的叛军,成为乱臣贼子,然而又能及时反正,归附大唐,成为独霸一方的节度使,“嵩谨奉职,颇有治名”,最后竟以太保的身份光荣下葬,为他的传奇一生划上了完美的句号。唐人传奇中的《红线盗盒》,讲得就是薛嵩派遣飞檐走壁的女侠客吓唬节度使田承嗣的故事。戏曲中的薛仁贵,从历史上一个一往无前、叱咤风云的勇将,变成了依靠天使面孔、魔鬼身材哄骗女人鞠躬尽瘁、无私奉献的老白脸,映射了汉族男人精神世界逐渐萎化的过程,如同戏曲中的男主角,在外十八年不闻不问,回来最关心的就是独守寒窑的妻子是否勾三搭四。然后如影随形的就是汉民族的悲剧命运,他们被驱逐、被屠杀,成为异族的奴隶和包衣,再也挺不起曾经高贵的脊梁,再也抬不起曾经高傲的头颅。提起汉族男人,人们就会想起杭州西湖边与白娘子共伞的许仙,他比江南的春水还要温柔,就会想起《儿女英雄传》中的安公子,遇上强盗竟然吓得尿水直流,需要侠女十三妹去搭救。历史模糊了往日的身影,人们已经不知道唐朝男人是什么样子,其实从唐诗中到处都能发现他们的影子,“月黑雁飞高,单于夜遁逃。欲将轻骑逐,大雪满弓刀”,这就是大唐的男人,这就是大唐的气势。
吕方 郭盛
  《水浒传》中“小温侯”吕方,喜欢红色,战袍红色团花,铠甲火龙鳞,带束一条红玛瑙,骑胭脂如龙马,戟是朱红画杆方天戟。   “赛仁贵”郭盛,喜欢白色,头上三叉冠顶一团瑞雪,身上镔铁甲闪寒霜,穿素罗袍,坐下白马(征宛玉兽),戟是寒戟银绞。   两个人都是使方天画戟。   不是缨的颜色的区别,是戟杆的颜色的区别:吕方戟杆红色,郭盛戟杆白色。吕方的画戟是双刃的,即沿中间的杆对称,两边都有月牙形的戟刃;而郭盛的戟是单刃的
漫画《血魔深渊》
  在漫画《血魔深渊》中是一把带有冰系效果的神兵,它帮助被判死刑的大反派之一血魔逃出岩浆,并杀人如麻。非常眩。而在DIABLO中(一个修改版本)它只是噩梦级里面一把普通的武器,而且是缓慢攻击速度,并且仍然是冰系效果。
方腊之子
  方天画戟,古代多数战将用的很多都是双耳方天画戟,还有一个种方天画戟就是单耳方天画戟,在<水浒传>宋江征讨方腊的时候方腊的儿子用的就是单耳方天画戟.
编辑本段为方天画戟正名
  

方天画戟


前面有人说: “而我们在这里提到的方天画戟,则是一种在戟杆一端装有金属枪尖,一侧有月牙形利刃通过两枚小枝与枪尖相连的、威震沙场的利器”   我不敢苟同。所谓 "方天画戟" 乃是"双月牙画戟" (即双耳画戟) ,而不是什么“ ‘一侧’ 有月牙形利刃通过两枚小枝与枪尖相连”这个的兵器。   第一位提供者说道:“戟有三锋两刃,内长四寸半,胡长六寸,其援长七寸半,三锋者,胡直中短,言正方也,刺者著截,直前如截者也。戟胡横贯之,胡中矩之外勾磐拆,与柄长一丈六尺。” 这个没错,但它所说的是大众化的“戟”,就好像我的现在的步枪一样,但给步枪改造一下,成为自动步枪呢?再加上红外描准装置呢? 虽然它也叫步枪,可是却不是一般的步枪了!!~~所以方天画戟并不是这引号中所说的通用戟, 单耳的是青龙戟,或叫月芽戟 ,而不是方天画戟。方天画戟是双月芽带“兵器锁窗”的重戟,与普通戟不可同日而语。   另外上一个作者提到:“方天画戟,古代多数战将用的很多都是双耳方天画戟,还有一个种方天画戟就是单耳方天画戟,在<水浒传>宋江征讨方腊的时候方腊的儿子用的就是单耳方天画戟.”这句话前半部分不错,但是,“方腊的儿子用的就是单耳方天画戟”只应是青龙戟,只因为方天画戟这个名字拉风些,所以作者为给人物弄个拉风的描写,夸张了一下,给人物的兵器张冠李戴,加个风光的名字好衬托人物而已。就好像一个清华大学的函授生,打着清华的名字应聘一样。(不知道清华有没有函授,只是打个比方)   所以请大家不要对史料错误理解,也不要片面的理解。要站在当时武将的角度去看。   因为但凡有绝对自信的武将都会给自己独立独行的装备, 他往那里一战,就是人群中最显眼的,吕布白袍银铠方天画戟赤兔马,是如此,赵云,关羽,马超等等高手也是如此,这样做有个好处:武将一看就知道在什么地方,士兵就有个主心骨,跟着主将走总是没错,而且主将勇猛一看就知,并能大大鼓舞士气;~~~ ;   但是;这样也就个很大的害处:也是人群中太显眼,必定成为敌人强弓手的耙子!!~~ 如果武力不够,在战场上真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因此方天画戟怎么可能是像斧头一样的单月芽呢?!   而且,单月芽在一边的重量上本来就不平衡,肯定会影响武装的发挥,并且没有双月芽刃在杀敌技巧上的变化多,那时候的马还没有马蹬,一般是单手使兵器,双月芽的画戟才更合理.   还有一点:难道古时候的人只能聪明一时?~单戟都能发明,双月芽戟就不知道做了?   所以,现在流传的看法有很大的问题,必需为方天画戟正名,不要再过多少年,方天画戟就从龙变成虫了!所谓"方天画戟"只应该是双月芽刃的戟,而不应该是同一般士兵所用的戟一个水平!~~
编辑本段三国杀卡牌
卡牌简介
  游卡桌游推出的桌上游戏《三国杀》中的装备牌。 三国杀卡牌—方天画戟
类型:装备/武器   攻击范围:4   武器技能:当你使用的【杀】是你的最后一张手牌时,你可以为这张【杀】指定至多三名目标,然后依次结算之。   卡牌文字:“豹子尾摇穿画戟,雄兵十万脱征衣”——《三国演义》
常见问题
  [Q]发动【方天画戟】的技能时,是否可以只攻击一名或者两名角色?   [A]可以。   [Q]发动【方天画戟】的技能时,如果【方天画戟】被【反馈】或者攻击者被【刚烈】或者【雷击】等技能致死后,是否继续结算?   [A]是。除非满足游戏结束的条件。   [Q]发动【方天画戟】技能时,诸葛亮是杀的目标之一,但是轮到诸葛亮结算时他成为【空城】状态,此时如何结算?   [A]【空城】状态的诸葛亮不能成为杀的目标,对于已经成为目标的情况下,正常结算,诸葛亮受到该杀的伤害。   [Q]发动【方天画戟】的技能时,大乔是「方天画戟」的攻击对象之一,她发动【流离】技能将【杀】的目标转移给另一个被【方天画戟】攻击的角色时,如何结算?   [A]被【流离】的角色视为受到先后两张【杀】的攻击。注意,大乔必须在成为【杀】指定的目标时即刻发动流离,而不是在【杀】结算到大乔时才发动。同时,如果这个例子中大乔【流离】的对象是曹操,且曹操受到两次伤害,也只能发动「奸雄」收那一张【杀】。   例如:一名角色发动【方天画戟】技能,攻击ABC(按行动顺序),C为大乔,在该角色使用【杀】时,大乔就要先选择是否流离,如果A已经开始结算,则大乔不能再发动「流离」。   [Q]无手牌的刘备装备了【方天画戟】,如果刘备「激将」使用「杀」是否可以发动「方天画戟」的技能?   [A]不能,发动【方天画戟】的技能条件必须是使用自己最后一张手牌。   [Q]夏侯渊发动【神速】,装备了【方天画戟】并且打出自己手中的最后一张手牌是装备牌,能否发动特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