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博览
朝鲜战争
参与国家

主要的参战者除了朝鲜与韩国,还包括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美国,以及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荷兰、法国、土耳其、泰国、菲律宾、希腊、比利时、哥伦比亚、埃塞俄比亚、南非、卢森堡 ,日本和苏联共18个国家根据联合国第84号决议派小规模部队参战,苏联空军的航空兵部队与高炮部队参加了朝鲜战争防空作战。   

朝鲜战争在世界上不同国家/地区的称呼   

朝鲜:祖国解放战争   

韩国:韩国战争 、六二五事变   

中国大陆:朝鲜战争、抗美援朝战争   

美国等西方国家:韩国冲突(Korean Conflict)、韩战〔Korean War〕

战争背景
日本占领朝鲜

朝鲜半岛位于亚洲东部,东北与俄罗斯相连,西北与中国相接,东南隔朝鲜海峡与日本相望。西、南、东分别被黄海、朝鲜海峡、日本海环绕。朝鲜半岛是朝鲜民族祖先的居住地,并建立过多个国家。   

而所谓“朝鲜战争”其实古已有之,在明朝万历年间,日本的太阁(前任丞相)丰臣秀吉就曾对朝鲜发动过一次侵略战争,在细川忠兴,立花宗茂等一干战国名将的指挥下,几乎将整个朝鲜吞并,但是万历皇帝派遣李如松、麻贵等率领明军进入朝鲜作战并击退日军,阻止了日军北上,加上小西行长与加藤清正矛盾激化和秀吉的猝然离世,日军兵败朝鲜半岛,灰溜溜撤回了日本。

14世纪以来,统治朝鲜半岛的李氏朝鲜是明朝的册封国,即,中国是朝鲜的宗主国,朝鲜对中国称臣,定期向明朝朝贡;19世纪,日本国力变强,势力侵入朝鲜半岛,并最终在甲午战争中击败清朝,1895年清朝放弃对朝鲜的宗主权;1896年高宗在俄国支持下称帝登基,成立大韩帝国,从此“朝鲜”改称“韩”;1904年日俄战争后,日本彻底控制韩国。1910年8月日本迫使韩国政府同之签定《日朝合并条约》,正式吞并朝鲜半岛,朝鲜半岛沦为了日本的殖民地,并设立朝鲜总督府,进行殖民统治。   

朝鲜半岛的划分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和苏联在德黑兰会议上同意朝鲜半岛在“适当的时候”应实现独立。二战即将胜利的时刻,美苏英三国首脑在雅尔塔签定秘密协议,美英以出让中国外蒙古和东北利益换取了苏联对日宣战,并指出了朝鲜半岛因“高丽人(Korean)没有自治能力”故决定应该由美国、苏联、中国和英国实行国际托管。在雅尔塔会议上,斯大林曾经问罗斯福有什么外国军队要进入朝鲜,罗斯福回答没有。   

1945年8月9日,在日本战败投降的前夕,美国提出以北纬38度线为界,即三八线,美国和苏联分别占领朝鲜半岛南部和北部的提议,并得到了苏联的认可。   

1945年8月下旬,因苏联对日作战出兵中国东北后前锋迅速抵达朝鲜半岛中部的开城附近,美国的海军和陆战队仍然在数千公里以外的冲绳,遂提出以北纬38°纬线为界划分受降范围(这就是“三八线”的来源)。斯大林由于既得利益(雅尔塔协议保证东北的利益和大连-旅顺军港)并未受损,故答应了美国的要求。1945年9月美军得以顺利登上朝鲜半岛。   

三八线以北面积占朝鲜半岛总面积的57%,人口占总人口的40%,南部面积占总面积的43%,人口占60%。朝鲜半岛北部为工业区,南部则是主要的粮食产区。美国一开始在南部地区任用日本殖民时期的行政人员,激起了朝鲜人的不满,之后美国驻军开始使用不了解当地情况的美国人替代日本人,受到朝鲜人的反对。   

1945年12月29日,美军政府公布了12月27日由美、英、苏三国外长会议签署的关于对朝鲜半岛进行托管和建立临时朝鲜半岛民主政府的《莫斯科定》。1946年3月组成了美苏英托管委员会(中国因处在内战边缘未参与),形式上完成了雅尔塔协议中的约定。尽管该委员会的目标是在这个委员会监督下尽快使朝鲜半岛选出自己的合法民主政府,但与此同时美国和苏联均在自己军队的占领范围内分别扶持了服从于自己的政权。处在冷战边缘的美苏两国均吸收了在欧洲的教训,在作为雅尔塔协定中真空区的朝鲜半岛问题上都开始大胆地设立“铁幕”。   

朝鲜半岛的分裂 

此时,无论是南方的还是北方的朝鲜民众,都掀起了民族主义运动(包括“反托管”运动在内),主张成立全半岛统一的朝鲜人自己的政权。美苏两国出于冷战需要也同时放胆对自己势力范围内的反对派进行了清理。   

在北方,民族主义领袖曹晚植因反对托管而被苏军软禁,1950年被杀害;苏军在朝鲜平北龙岩浦镇压了右翼学生运动,在新义州镇压了“反托管”学生运动;北朝鲜民族主义分子和右翼分子被扫除干净,在北方政党几乎都是清一色的共产党或左翼团体,右派基本消除,不但是右派,在共产党内部也有清洗,玄俊赫的关西共产主义者以及朱宁河、吴琪爕关北派,不是被暗杀就是被驱逐出党,他们的消亡正是由于反对金日成路线有关。  

在南方,1947年7月左翼民主派吕运亨被暗杀,该派作为一支政治力量便不复存在了。朝鲜半岛的共产党各派解放后一度联合重建,但在美国占领军和右翼势力打击下活动空间越来越小,1946年年5月8日,美占领当局以“精版社伪币事件”为借口,取消南朝鲜共产党等左翼政党合法性,1947年南朝鲜共产党主要领导人逃往北方,它在南韩影响也就消失了。右翼民主党领袖人物宋镇禹,因为他宣称配合政府军的托管行为于1945年12月被暗杀(注:也有人认为是反对托管,但刺客留下杀宋的理由纸条,上面写着是杀宋是由于他赞成托管)。金九的“临政派”虽然一度得到广泛支持,但他密谋夺取南韩警察的管制权,遭到了失败,于是美国政府把他作为民族主义分子,排除在外;于是美国要想扶植一位倾向于美国政府的代言人,只能是李承晚(???)集团了。   

由于两国不断培植自己的势力,美苏联合委员会无法就朝鲜半岛如何组织统一选举达成协议。美国指责苏联在北方镇压右翼党派和反对派,而苏联则指责美国在选举问题上弄虚作假。有鉴于此,1947年9月17日,美国将朝鲜半岛问题提交联合国。主张联合国设立联合国朝鲜半岛问题临时委员会,负责观察、监督分别在南北朝鲜举行的大选,组成全朝鲜半岛的国民议会,由国民议会再召集会议建立国民政府。10月31日,美国避开安理会直接将方案提交联合国大会,尽管考虑到美国当时在联合国的“号召力”苏联持反对意见,但联大政治委员会仍以投票方式通过了美方的提议。   

由不包括美、苏在内的9国组成“联合国韩国临时委会”(UNTCOK),监督建立全韩国议会并选举统一的政府。1948年1月,印度代表梅农率联合国委员会赴朝,安排统一选举事务。苏联禁止在北朝鲜进行此种选举,不允许联合国人员入境,他们只得在汉城考察后返回。1948年2月26日,联大临时委员会通过决议:“允许朝鲜人在尽可能到达的地方继续选举。”   1948年5月10日,在军警的严密戒备和监督下,南朝鲜举行了单独选举。据10日夜各投票点关闭后的统计,南朝鲜800万选民中,大约85%以上的人参加了选举。选举的结果是李承晚(???)以略优的优势当上南朝鲜总统。8月15日,‘大韩民国政府’宣告成立。   

而北方在没有中立国的监督下,则采取了自己单独选举的措施,据苏联称在北朝鲜,参加这次选举的选民占99.98%,金日成当选北朝鲜的最高领导人。1948年9月9日成立了最高人民会议,它宣布了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成立,苏联及东欧各社会主义国家立即予以承认。   

由此,朝鲜半岛形成了两个意识形态上敌对的政权。但根据历次《大韩民国宪法》以及历次《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宪法》,朝鲜半岛南北双方都认为朝鲜半岛上只存在一个国家,国家处于分裂状态之中,国家统一是双方努力追求的目标。   

从民族主义的观点看,朝鲜半岛整个民族迈向了分裂,在不同意识形态下相互走向了对抗的道路。无论是在意识形态上,还是在强调各自国家的合法性上,韩朝双方都无法以和平对话的方式解决问题,这也是朝鲜战争爆发的最初原因。   

从世界冷战史的角度看,比照当时同样作为美苏插手的其它国家,比如希腊、阿塞拜疆、德国和中国来说,朝鲜半岛上的这块铁幕和德国的柏林墙一样又厚又高,达到了民族主义都无法攻破的程度。值得提出的是,在这一时期美国的远东战略中心在中国,故在对南朝鲜的支持上不及苏联对北朝鲜的。而随着司徒雷登最后一次对华外交努力的失败和美国国务院外交白皮书的发表,美国在远东战略上体现出整体上失去了支撑点后的暂时退却。杜鲁门公开发表讲话,将美国战略防御线落在了对马海峡和台湾东海岸,也就是这个决定让南韩和台湾成了被暂时抛出的棋子,来妥协苏联和中国。也正是这个决定让金日成感到机会来了,进而正式向斯大林提出武力统一朝鲜半岛的想法。   

1950年5月,韩国进行了新的一轮大选。李承晚总统的政党只保住了210个席位中的22席。   

1950年6月7日,朝鲜领导人向南北双方人民发出呼吁,要求在8月5日至8日在整个半岛举行大选的基础上实现国家的和平统一,并且号召为此目的于6月15日至17日在海州召开协商会议。

战前军力

北方   

朝鲜人民军1948年2月起精心准备建立起了一个规模庞大的军队。   

武器装备:苏联向朝鲜人民军提供了以T-34坦克为代表的大量现代化武器装备。   

人员培训和配备:从1946年起苏联就培训了几千名朝鲜军官,每个师还配备了约15名苏军顾问。值得提出的是1949年2月金日成命朴一禹(长期参与中国共产党的革命活动)赴刚刚和平解放的北京找毛泽东“借”原被称为“朝鲜义勇军”的两个解放军朝鲜族师(164、166师),获得毛泽东首肯后。大批曾在中国东北与关内参加过中国抗日战争与内战、有丰富实战经验的官兵被充实到朝鲜军队中,这其中就包括令美军闻风丧胆的方虎山将军。故至1949年朝鲜人民军的实力确实是韩国军队所无法匹敌的。同时,为保证军队的政治向心力,朝鲜人民军军官均由抗日老兵或日本殖民统治时期未与日本合作的人担任。   

朝鲜10个师,前六个师,每师1.1万人,第7师1.2万人,超出1000人,第10师和第13师不足满员,每师只有6000人。第15师也是1.1万人。   

2个独立团:约8000人.5个警备旅共18600人。   一个105装甲旅:120辆苏制T-34坦克。   

一个独立装甲团:

30辆苏制T-34。   

火炮:600门。   

飞机:180架。   

战斗机:40架。   

轰炸机:70架。   

侦察机:10架。   

总兵力:约13.7万人   

1949年7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146师”改称“朝鲜人民军第5师”。“166师”改称为“第6师”,“156师”改称为“第7师”。朝鲜人民军的第2师师长崔贤,参谋长许波,第4师师长李权武,第6师师长方虎山,第7师师长崔仁,第3师参谋长张平山,第3师16团团长崔仁德等人。多是在华担任解放军干部的朝鲜人。   

南方   

韩国国军虽然数量不多,却在1948年前后不断骚扰北方。   

武器装备:韩国军队武器匮乏,没有重炮、坦克以及空军。   

人员培训和配备:军官多为二战时期日本或满洲国军事学校出身,如后任总统的朴正熙,历任师长、军长、参谋总长的白善烨等。   

韩国9个师,每个师的兵力都不一样,其中以第1师和7师为最多每个师约9600余人,其次是第6师9112人,第2师约8000人,其余的3、5首都师均为7000人左右。而第8师不足7000人,只有6866人。   

装甲车:27辆。   

火炮:129门,   

火箭筒:1900具。   

飞机30架:10架战斗机,10架联络机,10架教练机,无轰炸机。   

总兵力:约9.8万人。   

在战争爆发前,朝鲜和韩国方面的军事力量对比为:兵力2—1,火炮2—1,机枪7—1,半自动步枪13—1,坦克6.5—1,飞机6—1。   

两方对比,朝鲜人民军方面占据绝对优势。

战争经过

朝鲜人民军进攻   

朝鲜人民军在1950年6月25日至9月15日的进攻

战争爆发 

1950年1月以来,在苏联和美国相继撤出在朝鲜和韩国的驻军后,朝鲜政府与苏联领导人密切协商,并使斯大林“同意朝鲜领导人对局势的分析和准备以军事方式实现国家统一的设想”。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声称,李承晚在美国操纵下突然向三八线以北地区进行了全面的武装侵犯(《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平壤外国文出版社1958年)。苏联解体后,随着前苏联档案的公开,目前广泛流行的观点认为1950年6月25日凌晨,在得到斯大林的同意之后,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国家主席兼朝鲜人民军司令官金日成下令军队越过三八线,发动了对大韩民国的突然进攻。   

由于当时大韩民国国防军三分之二的军队尚未进入战备状态,根本没有招架之力,三天之后汉城(今首尔)就失守了。在撤退时,韩高层惊慌失措,将汉江大桥给炸了,把大批军队送给了朝鲜,更快瓦解了韩军抵御能力。   

值得指出的是,金日成并未事先知会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详细的作战计划和具体的开战日期,因此中国大陆与美国一样,直到战争开始才得悉的。这也可以称为真正意义上的朝鲜单方面“不宣而战”。   

需要说明的是,当时无论是韩国还是朝鲜都不承认对方政权的合法地位,朝鲜进攻韩国属于发起内战,而不属于侵略。   

美国的参战 

6月26日,美国总统杜鲁门命令驻日本的美国远东空军协助韩国作战,27日再度命令美国第七舰队驶入基隆、高雄两个港口,在台湾海峡巡逻,阻止解放军解放台湾。美国驻联合国代表还向安理会提交了动议案,在苏联代表因自1950年1月起抗议中国代表席位被台湾国民党政府继续占有而缺席的情况下,以13:1(南斯拉夫投了反对票)的情况下动议得到通过,但苏联解体后,随着前苏联档案的公开,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时苏联驻联合国大使曾向斯大林建议,苏联代表应于6月底前返回安理会,以便行使否决权,反对联合国通过不利于朝鲜的决议,但被斯大林拒绝了。这就使联合国顺利通过了上述三个决议联合国军队组成。联合国军以美军为主导,其他15个国家也派小部分军队参战。英国、土耳其、加拿大、泰国、新西兰、澳大利亚、荷兰、法国、菲律宾、希腊、比利时、哥伦比亚、埃塞俄比亚、卢森堡、南非与大韩民国国防军均归驻日的美远东军指挥,麦克阿瑟上将为美军远东军司令。7月5日美军参加了第一场对朝鲜的战役。   

“联合国军”反击 
仁川登陆   
美军仁川登陆成功

在战争初期,朝鲜军队节节胜利:6月28日夺取汉城;7月20日占领大田;7月24日占领木浦;7月31日则占领了晋州。韩国国防军和美军被一直逼退到釜山。此时美军第25师收到死守南方防线的命令,不得再后退。朝鲜人民军已占领朝鲜半岛90%的土地,92%的人口。8月6日麦克阿瑟将军在东京与其他高级军官会面,并说服他人实施风险很大的仁川登陆计划。   

9月15日,麦克阿瑟登上旗舰麦金利山号亲自督战,在美英两国三百多艘军舰和五百多架飞机掩护下,美军第十军团成功登陆仁川,从朝鲜军队后方突袭,切断朝鲜半岛的蜂腰部一线,迅速夺回了仁川港和附近岛屿。9月22日,撤退到釜山环形防御圈的联合国军乘势反击,9月27日仁川登陆部队与釜山部队水原附近会合,一日之后重夺汉城。   

此外,由于在二战后,美国为了和苏联争夺世界霸权,美国秘密和日本单独媾和。在美国的的授意下,日本在朝鲜战争中秘密派出了扫雷部队,是二战后日本首次向国外派兵。   

“联合国军”越过三八线   

美国原先将朝鲜军队赶回三八线以北的计划因战事进展极其顺利而有所改变。麦克阿瑟将军要求乘势追击,将共产主义逐出整个朝鲜半岛。9月27日,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与总统杜鲁门都同意了麦克阿瑟的建议,但是总统要求麦克阿瑟只有在中国和苏联不会参战的情况下才可攻击朝鲜。次日美军部队就进逼三八线,10月1日韩国第一批部队终于进入朝鲜作战。

中国人民志愿军参战   

中国在朝鲜战争爆发之前,将第四野战军的朝鲜族部队以师为单位按金日成的要求转交给朝鲜。1950年5月底,金日成派密使至北京,但毛泽东主席表示了对美国参战的担心,并在战争爆发后,仁川登陆前,多次提醒金日成和朝鲜人民军,指出仁川将会是美国登陆地点。朝鲜战争爆发后,中国在7月13日即成立东北边防军,从河南抽调4个军及炮兵部队,开赴东北,增强边境防御。8月5日,毛泽东电告东北边防军领导,要求在8月底完成作战准备,在9月上旬能够出动至朝鲜参战。此时朝鲜人民军还在南韩洛东江一带作战,联军仅守住釜山防卫圈(仅占朝鲜半岛国土3%)一小块地区。   

仁川登陆后,朝鲜半岛局势逆转,中国政府几乎每天都通过广播警告美国,如果跨过三八线,中国就会出兵。9月30日,总理周恩来在政协国庆大会上发表强硬讲话,10月3日凌晨美国部队大规模进入朝鲜半岛北部前,周恩来召见印度驻华大使潘尼迦,要他转告美国政府:“若美军跨过三八线,侵略朝鲜,我们不会坐视不顾。”这番警告被杜鲁门视为北京对联合国的“外交讹诈”而没有被重视。   

联合国军在1950年9月15日至10月24日的进攻

中国虽然做出强硬声明,高层领导人内部意见却不一致,大部分倾向于不参战,因为中国历经多年战乱,百废待兴,卷入这场战争对国家发展不利。前苏联解密档案表明,斯大林作为社会主义阵营的首脑指示中共派兵介入,但是直到10月初,中国政府仍然未能对参战与否做成最后决定。周恩来赶赴莫斯科跟苏方讨论参战问题。10月4日,中国西北军政委员会主席彭德怀奉命抵北京商讨朝鲜问题,10月8日中国共产党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才最终决定介入朝鲜战争。中国政府作出这个决定直接原因是美国飞机轰炸中国安东的文物市场,中国领土安全受到严重威胁。朝鲜如被占领,将会更直接威胁到中国的国家利益。中国政府十分顾虑麦克阿瑟是否有可能在取得整个朝鲜半岛后继续向北进军,威胁到共产党在中国大陆的政权。即使美军不袭击中国,一个与中国有长达1000多公里边界线的国家落入资本主义阵营,对中国也是很大的威胁。而如果朝鲜亡国,中国势必要让金日成在中国的东北设立流亡政府,但这对中国十分不利,因为将为美军侵犯中国东北提供了强有力的借口。同时,由于美军进入台湾海峡,迫使中华人民共和国中止攻打台湾的渡海战役,让中国直接感受到美国的威胁。   

基于这些理由,北京最终决定出兵朝鲜半岛,抗击联合国军。   

决策形成后,毛泽东和周恩来曾研究过以什么名义出兵的问题,并初步拟定了“支援军”的名义。黄炎培认为支援军,就是派出去的,容易让国际认为中国对美国宣战。因此改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并使用了完全不同的番号,表示不是中国跟美国宣战,是人民志愿支援朝鲜。战争初期,这一名称让联合国军误以为这不过是一只小规模的志愿者队伍。后来联合国军弄清中国人民志愿军是成建制的正规部队,只是使用了完全不同的番号后,也愿意承认“志愿军”这一名称,以将战争限制在朝鲜半岛,避免将战争升级。    志愿军跨过鸭绿江

虽然名称为志愿军,但实际是现役部队整建制地参战,总司令彭德怀更打趣说:“什么志愿军,我就不是志愿的!”不过,即使是这样,当时的参战官兵对抗美援朝都抱着欢迎、积极的态度,在一定程度上也算是“志愿”。当时的口号是“抗美援朝,保家卫国!”   

10月7日,美军大举越过三八线,向平壤推进。与此同时中国人民解放军所部东北边防军改编为中国人民志愿军,为进入朝鲜境内作战积极开始临战准备,彭德怀被任命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兼政委。   

10月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第42军率先从辑安(今集安县)渡鸭绿江入朝作战。   第一次战役   美国总统杜鲁门在美军大举进攻前,与麦克阿瑟在威克岛会面。麦克阿瑟保证不会侵略中国,并且自信地表示中国“无意参加这场战争。当今是我们强大而中国软弱的时代,若中国部队渡过鸭绿江,我就要使他们遭受到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屠杀。”他同时还认为战事将在感恩节前结束,称要让美国的子弟兵回家过这个美国的传统节日。   当然此时麦克阿瑟是有理由对战事感到乐观的。10月11日韩国国防军占领元山,10月19日(同一天中国人民志愿军秘密跨过鸭绿江,不过当时美军还不知道具体情况)美军就已经占领了平壤,朝鲜政府迁往江界市。韩国国防军陆军第六师的部队已进抵鸭绿江畔楚山郡,美国空军飞机多次进入中国领空轰炸丹东市附近的机场与交通线,胜利似乎就在眼前。   

1950年10月19日晚,以彭德怀为司令,中国人民志愿军从安东(今称丹东)、河口(即宽甸县长甸镇河口)、辑安(今称集安)等多处地点秘密渡过中朝边界鸭绿江,10月25日发起抗美援朝第一次战役。   

当天中国人民志愿军第40军第118师在北镇突然对敌军发起攻击,用了一个多小时便占领了温井,歼灭所有敌军。该次战役也标志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抗美援朝战争”正式开始。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将这场战争定义为“为援助危难的友好邻邦和保家卫国而战”,实际是履行共产主义阵营的国际义务,扶助弱小的共产主义邻邦防止其灭亡。   

联军并未料到中国会在未对联合国宣战的情况下出兵,而且此前前方的联军也没有收到任何中国军队已经跨过鸭绿江的情报。联军被打得措手不及,全面撤退至清川江以南。第一次战役以中国军队的全面告捷结束,中方宣称歼灭了3.5万名联合国军士兵。   

第二次战役  

虽然第一次战役惨败,麦克阿瑟依然坚持中国出兵只是象征性的,但同时他也承认“联合国军全部被歼的危险”,因此建议应该大规模轰炸中国东北地区,但是美国杜鲁门政府显然意识到在二战刚刚结束后就立即与中国作战将有可能触发第三次世界大战,因此认为应该将战争限制在朝鲜半岛。而中国的参战,令杜鲁门政府再度改变政策,称朝鲜半岛的统一可以“日后再谈判”,显然抛弃了之前要一鼓作气统一朝鲜半岛的策略。   

11月24日,麦克阿瑟发动了对清川江以北中朝军队的进攻,并宣称要让美军士兵“回家过圣诞节”。中国人民志愿军先示形于敌,诱敌军进入战役发起线后于11月25日发动第二次战役,在西线战场使用志愿军第38军、42军从左翼突击美军第8集团军纵深。联合国军兵败于西部战线的清川江两岸和东部战线的长津湖畔,美韩军被迫全线突围南撤至三八线,12月5日弃守平壤。此时彭德怀向毛泽东要求停下来:“目前部队粮、弹、鞋、油、盐均不能按时接济,主要原因是无飞机掩护,随修随炸。”12月13日,毛复电:“我军必须越过三八线。”   

第三次战役  
1951.1.4日志愿军攻占韩国首都汉城

1950年12月31日中朝军队发起第三次战役,推进至三八线以南50英里处,汉城被中国人民志愿军第50军与朝鲜人民军第一军团攻占。   

杜鲁门政府的另一个心患竟是自己的前方指挥官。麦克阿瑟将军在朝鲜半岛的行动很多都未得到华府的首肯,有些甚至违背了华盛顿的决策。麦克阿瑟不顾政治目标,而仅仅追求军事上的利益,这种行为其实会使任何一场冲突升级为世界大战,而这在核武时代是非常危险的行为。麦克阿瑟提出过多次针对中国的攻击,如大规模轰炸中国东北、动用原子弹轰炸中国东南沿海大城市以及邀请蒋介石军队参战等,都一一被杜鲁门驳回。4月11日,杜鲁门最终决定免除麦克阿瑟的最高司令官职务,由马修·李奇微将军接任。这项命令是麦克阿瑟在无线电广播中与全世界民众一样知悉的,麦克阿瑟认为这是杜鲁门对他的羞辱。被解职以后的麦克阿瑟在全美受到数月英雄式的欢迎,但是这股热潮并未持续。   

第四次战役  

1月的第四次战役中国人民志愿军开始后退,第四次战役的发动过于仓促,使志愿军遭到入朝作战以来的第一次挫折。志愿军放弃仁川和汉城,全线被迫后退了100多公里,撤回到了北纬38°线以北。   

中朝军队1950.10.25-1951.1.8的进攻

更由于缺空现代化空军编制,使得志愿军在朝鲜战场上没有所谓前线与后勤的区别,整个战线几乎曝露于美军的狂轰滥炸,空袭猛烈之下,只能利用夜战突击、并利用夜间以大量民工抢修道路与桥梁,随炸随修,随修又随炸。战场上缺乏新鲜果蔬,志愿军普遍患有夜盲症,更不利于作战。严苛的环境逼得志愿军总司令彭德怀搭机返北京,直言前线之困难。毛泽东思考后向彭德怀提出:“朝鲜战争能速胜则速胜,不能速胜则缓胜,不要急于求成。”   但是志愿军仍然将联合国军阻滞在三八线附近。消灭联合国军78000多人。   第五次战役   

1951年4月22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发动第五次战役,至29日“礼拜攻势”结束,联合国军开始发动“第二次春季攻势”,逼进铁原、涟川。其中志愿军63军开始逐山逐水地死守,联合国军第二次跨进北纬38°线,志愿军被迫全线后撤退约40公里以勉强阻止住联军的进攻,美军的弹药量是平常五倍,被称为“范弗里特的弹药量”,中国人民志愿军损失惨重,负伤、阵亡和情况不明的总数为7644人,180师人员损失大部分为被俘,被俘人数约为5000余人。第五次战役联合国军也损失了8万多人。从此之后,双方转入战略对峙。   

7月10日双方终于同意停火,坐到了谈判桌前。   

第一次停战谈判    

经历了一年的大规模冲突后,1951年6月23日,苏联驻联合国代表马立克提出双方进行停火谈判的建议: “ 目前最尖锐的朝鲜武装冲突问题,也是能够解决的。……苏联人民认为,第一个步骤是交战双方应该谈判停火与休战,双方把军队撤离三八线。”   

1951年6月25日,中国和美国几乎同时发表声明表示赞同,中国在当日《人民日报》中发表社论表示,“我们中国人民完全赞同这个建议”。   

而美国总统杜鲁门则在田纳西州参加航空工程研究中心落成典礼上发表演说表示美国“愿意参加朝鲜半岛和平解决的谈判”。   

6月30日,联合国军总司令李奇微奉命通知朝鲜人民军:“ 我得知贵方可能希望举行一次会议,以讨论一个停止在朝鲜半岛的敌对行为及一切武装行动的停战协议,并愿适当保证此停战协议的实施。我在贵方对本通知答复以后,将派出我方代表并提出一会议的日期,以便与责方代表会晤。我提议此会议可在元山港一只丹麦伤兵船上举行。”   

7月1日,朝鲜人民军总司令金日成和中国人民志愿军总司令彭德怀答复:“ 你在6月30日关于和平谈判的声明收到了。我们受权向你声明,我们同意为举行关于停止军事行动和建立和平的谈判而和你的代表会晤,会晤地点,我们建议在三八线上的开城地区。若你同意,我们的代表准备于1951年7月10日至15日和你的代表会晤。”   

这样,双方第一次停战谈判于7月10日在开城举行了。   

朝中方代表为:南日(朝)、李相朝(朝)、邓华(中)、解方(中)、张平山(朝)五位将军。   

韩美方代表为:特纳·乔埃(美)、克雷奇(美)、霍治(美)、勃克(美)、白善烨(韩)五位将军。   

朝中方提出三点建议:1、停火;2、恢复三八线为朝韩边界;3、外国军队尽快撤离。   

韩美方并没有接受这一建议,要求将停火分界线放置在朝中方控制地区。第一次谈判破裂。   

停战谈判的恢复和军事分界线协议  

为获得停战谈判的有利条件,联合国军和韩军于8月18日-9月18日和9月29日-10月22日分别发动了夏季攻势和秋季攻势,分别进攻朝中方西线和东线防线。朝鲜人民军和中国人民志愿军转入防御,同时还遭到了洪水灾害,很多防御工事被毁。经过两个月的激战,联合国军占领了646平方公里土地,平均推进约2公里。   

李奇微意识到,“没有谁会相信凭我们手中的这点儿有限的兵力,能够赢得什么全面胜利”。于是,停战谈判在10月25日重新恢复,地点改在了板门店。   

10月30日至11月下旬间,志愿军发起局部反击战,占领了280平方公里土地,并巩固了开城地区的防御。   

11月27日,双方就军事分界线及非军事区问题达成协议:“以双方现有实际接触线为军事分界线,双方各自由此线后退两公里以建立停战期间的非军事地区。如军事停战协议在本协议批准后30天之后签字,则应按将来双方实际接触线的变化修正上述军事分界线与非军事区。”    双方僵持阶段形势

由于双方的条件过于悬殊,停战谈判整整进行了两年。王树增提到:“在这两年中,在双方的防御线上,密集地部署着200多万人的大军,构筑了世界战争史上最漫长的、最复杂的、最坚固的防御工事。联合国军的防线由部署严密的火炮阵地、坦克群以及步兵组成,数层阵地使其纵深达300公里,每一层防线都构筑了永久性的工事和堑壕,每一层防线都制定了周密的空军支援预案,形成了一个火力强大的立体防御网络,这条防线被称做‘一道不可逾越的死亡深渊’。中国军队的防线上,数十万官兵开始建设世界上最浩大的地下防御工程,其土石方总量能开凿数条苏伊士运河、沿着对峙线自西向东,数百公里的防线上,深理在地下的永久式坑道和交通壕蛛网般四通八达,前沿的数十万中国官兵设施齐全地生活在地下,他们所布置的火力陷阱能令任何进攻的敌人立即遭到毁灭性打击,这些在地下枕戈待旦的中国官兵被称之为‘闭居洞中的龙’。”   

上甘岭战役   

1952年10月14日凌晨,联合国军第8集团军司令范弗里特发动金化以北的上甘岭之战,双方在表面阵地上失而复得、得而复失。多次反覆争夺的结果,两方面皆死伤惨重。前后历时43天,在3.7平方公里的地区,共发射炮弹超过230万发,岭上泥土平均被炸翻出至少3米。中国人民志愿军军队伤亡情况遽增,不过阻止了美军的攻击,更使美军伤亡情况剧增,环岭遭击毙美军遗尸超过千具以上。   

在范弗里特不能夺得上甘岭后,美军没有能力再发动过营以上规模的的进攻,因美军已意识到最后仍要靠谈判才能结束战争。守住上甘岭上的中国军队,全体嘉奖为上甘岭英雄团,著名的有“中国人民志愿军一级英雄”邱少云。此战役为朝鲜战争中最激烈的一场战役。   

米格走廊:苏联的秘密介入   1

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不久中国志愿军介入朝鲜战场,1951年中期以后,中国与苏联空军MiG-15多次与联军战机交战,在鸭绿江南岸平原一带上空形成了著名的“米格走廊”,是整个朝鲜战争期间绝大多数空战的区域。最初以为“米格走廊”上的架驶员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为此,当时美国国防部长范登堡惊呼:“中国几乎在一夜之间成为空军强国。”   

米格走廊中最神秘而精锐的力量是苏联与东欧地区的飞行员,斯大林命令国防部长华西列夫斯基元帅负责向中国派遣航空兵师,苏军参战人员一律身着中国人民志愿军军服,并严格限制其飞行员作战区域。其指挥官为空战英雄阔日杜布,许多飞行员经历过第二次世界大战洗礼,作战经验极为丰富。实际上,他们的指挥系统独立于中国军队,但是主要机场仍在中国境内位于安东附近。那里距离鸭绿江很近,在航程上比起从日本起飞的美军战机占上许多便宜。此外,美军明文禁止空军单位进入中国境内,绝大多数的时间这些机场的飞机可以自由起降与集结。美军飞行员曾经在访谈中提到他们在鸭绿江附近空域巡逻时能够远远看到机场的飞机循序起飞,集节编队完毕之后以高度优势进行空战。   

尽管斯大林要求严格保密,但联军其实自苏联加入空战的行列之后,很快自监听无线电通讯当中知道苏联的介入,不过整个朝鲜战争期间联军方面也选择缄默的态度,以免战事扩大。   

米格走廊的有限区域以及大多数空战都集中在这个范围之内,显示以美军为首的联军并没有失去对制空权的掌握,苏联与中国对于南下建立前进机场的意愿也不高,也造成双方都会到这个区域进行空战。以双方需要飞行的距离来看,美军的F-86平均停留时间在20分钟左右,从战果上来看,美军的确压制住志愿军在朝鲜半岛使用空权的能力。然而经过长时间交锋,美军试图以轰炸切断中国军队运输线的战略企图,却最终未能实现。   

停战   
签署停战协定

1953年7月27日上午10时双方签署了《朝鲜停战协定》及《关于停战协定的临时补充协议》的停火协议。   

谈判的最终结果是在北纬38°线附近以1953年7月27日22点整双方实际控制线南北各2公里宽设立非军事区。   

1954年,苏联官员和在朝鲜半岛参战的各国代表在瑞士日内瓦举行会谈。但谈判未达成一个永久和平计划,未能解决朝鲜半岛南北统一问题,直到60年后的今天,朝鲜半岛依然是分裂的两个国家: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和大韩民国。   1991年朝鲜和韩国签署了一项进行永久和平条约谈判的协议,1992年得到批准。但1991年朝鲜方面开始抵制军事停火委员会,中国于1994年退出该委员会。2009年5月27日朝鲜军方发表声明,宣布朝鲜退出朝鲜停战协定,将不再受军事停战协定约束。   

双方投入兵力对比   

联合国军:   

韩国 590,911   

美国 480,000   

英国 63,000   

加拿大 26,791   

澳大利亚 17,000   

菲律宾 7,000   

土耳其 5,455   

荷兰 3,972   

法国 3,421   

新西兰 1,389   

泰国 1,294   

埃塞俄比亚 1,271   

希腊 1,263   

哥伦比亚 1,068   

比利时 900   

南非 826   

卢森堡 44   

总共:1,205,605   

中国人民志愿军   

朝鲜 260,000   

中国大陆 780,000   

苏联 26,000(主要为飞行员)   

总共:1,066,000

战争伤亡

美军和联合国军被俘人数 中国人民志愿军攻占汉城

美军: 7,140   

联合国军: 92,970   

联合国军共计伤亡人数    

死亡:683,079   

受伤:1,167,737   

伤亡合计:1,850,816   

中国人民志愿军   

自1950年10月25日参战至1953年7月27日停战,中国人民志愿军共阵亡183108余人,医院救治战斗和非战斗负伤的伤员383,000余人次,其中救治无效致死者21,600余人,去掉伤员因第二、第三次负伤而造成统计上的重复数位和救治无效死亡以及非战斗负伤者,故最后确定的战斗伤亡减员总数为366,000余人。   

除伤亡减员外,志愿军还有29,000余人失踪,失踪者中除在美方战俘营中的21,400余人外,尚有8,000余人下落不明,估计多已在战地或在被俘后死亡。   如此可以确定,加上失踪,在整个抗美援朝战争中,中国人民志愿军共计战斗损失390,000余人。   

除战斗损失外,医院还收治过患病住院的军民450,000余人次,其中病亡者13,000余人,加上阵亡、因伤救治无效死亡等明确死亡者和失踪后估计已死亡者,在整个抗美援朝战争中,中国军民因各种原因死亡的人数在18、3万余人左右。加上朝鲜人民军的伤、亡、失踪数位,中朝军队共损失628 000余人的兵员代价。   

其他参考资料    

人民网北京2010年6月26日电,国防大学教授徐焰少将在最新出版的一期《文史参考》半月刊上撰文指出,最新统计数据表明,抗美援朝战争中,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战场阵亡11万多人,加上参战人员中伤病和其他原因的死亡,中国方面在战争中共牺牲了18万人。徐焰介绍说,根据卫生勤务部门准确的阵亡统计和医院接收伤病员统计,志愿军在抗美援朝战争中的总损失数是:战斗和事故亡114084人;负伤383218人(因包含两次以上负伤而存在重复统计);患病后送入院治疗455199人(因包含多次住院同样存在重复统计);战场失踪25621人。此外,战争期间根据解放军后方卫生部门的统计,医院中的负伤人员有21679人不治身亡,还有13214人病死。按以上数字总计,共有148977人牺牲。但这一数字未包括失踪人员中的死亡者,也未包括支前民工。上世纪90年代,抗美援朝战争纪念馆汇集全国各省市民政部门的统计,得出的烈士总数为171669人。此后,各地民政部门又陆续增报了一些抗美援朝烈士,至今纪念馆的统计已增长至183108人。考虑到一些复杂现象,对抗美援朝战争牺牲的表述,似这样讲较为客观——志愿军在战场阵亡11万多人,加上参战人员中伤病和其他原因的死亡,中国方面在战争中共牺牲了18万人。   

1953年10月23日,美联社曾发表了一个数位,称联合国军方面的伤亡和失踪/被俘总数为1 474 269人,其中美军战斗伤亡及失踪人数为144 360人。   1957年,在朝鲜战争中曾担任过美步兵第七师师长、后来又先后担任过美国远东战区司令官、美国陆军参谋长、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的莱曼·兰尼兹尔上将曾在汉城对此说予以认同。但韩国方面后来声称,这个数位包括平民的伤亡。   

根据美联社公开的数位,韩国方面共损失1 312 836人,其中阵亡415 004人,伤残425 868人,失踪459 428人,被俘12536人。   

而1976年韩国国防部战史编写委员会出版的《韩国战争史》则声称,联合国军方面的伤亡及失踪/被俘数位是1,168,160人。而韩国军队的损失 为984,400余人,其中阵亡227,800余人,负伤717,100余人,失踪43,500余人。   

这个数位与中朝方估计杀伤韩军的数位相差不算太远。但韩方另外的资料声称这其中包括非军事人员的伤亡数位。   

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教授徐焰大校认为,细究起来,韩国方面承认的最低的军人战斗伤亡约为30余万人,失踪10万余人,失踪人数中作为战俘遣返者仅7 800余人。   

战争期间,韩军曾多次陷入整体性混乱,其统计数字水分很大。美国军方的数位虽然也有过变动,但相对来说前后比较一致。   

据美国方面近年的数据统计,在整个战争中,美国军队共计阵亡33629人,其他原因死亡20600余人,负伤103248人,被俘后遣返3746人,另外尚有8142人失踪,估计也只好归于死亡一类。共计损失169300余人。   

战史专家、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教授徐焰大校认为,相对於韩国军队来说,美国军队这个统计数字要更可靠一些。按美国的国家体制,在死亡人数上不太可能出现大的差错,否则如果有人没有列上阵亡名单,刻上朝鲜战争美军阵亡将士纪念牌,那么死者家属肯定会折腾,一折腾,舆论界掀起的轩然大波会让合众国政府极为难堪。   

其他国家军队损失情况   

英国:阵亡710人,负伤2278人,失踪1263人,被俘766人,共计5017人。   

土尔其:阵亡717人,负伤2246人,失踪167人,被俘217人,共计3349人。   

澳大利亚:阵亡291人,负伤1240人,失踪39人,被俘21人,共计1591人。   

加拿大:阵亡309人,负伤1055人,失踪30人,被俘2人,共计1396人。   

法国:阵亡288人,负伤818人,失踪18人,被俘11人,共计1135人。   

泰国:阵亡114人,负伤794人,失踪5人,共计913人。   

希腊:阵亡169人,负伤543人,失踪2人,被俘1人,共计715人。   

荷兰:阵亡111人,负伤589人,失踪4人,共计704人。   

哥伦比亚:阵亡140人,负伤452人,失踪65人,被俘29人,共计686人。   

埃塞俄比亚:阵亡120人,负伤536人,共计656人。   

菲律宾:阵亡92人,负伤299人,失踪57人,被俘40人,共计488人。   比利时、卢森堡:阵亡97人,负伤350人,失踪5人,被俘1人,共计453人。   新西兰:阵亡34人,负伤80人,被俘1人,共计115人。   

南非:阵亡20人,失踪16人,被俘6人,共计42人。   

日本:阵亡数人,被俘1人。   以上合计,其他国家军队兵员损失约为17 200余人。   

几方面数位汇总,在整个朝鲜战争期间,联合国军方面所确认的最低人员损失统计数字是:联合国军的人员损失在58万人以上。而这个数位中,估计由中国军队造成的损失占2/3以上,也就是38万人以上。   朝鲜:   215,000 阵亡   303,000 负伤   101,000 失踪或被俘   中国:   中国方面的数据:   183,108 阵亡(其中34,000 为非战斗死)   380,000 负伤   7600 失踪   21,400 被俘   苏联:315 阵亡

平民伤亡

300万朝鲜半岛平民死亡。

对平民的屠杀

美军方面,由于担心朝鲜情报人员及破坏分子混入南逃难民,因此对成群的难民进行扫射。目前已经公开的美军屠杀平民行为有老根里事件,以及信川郡大屠杀。此外美国飞机还对城市及平民目标进行了轰炸。韩国军队方面,在韩国军队收复的本国领土以及随后占领的朝鲜城市及乡村中组织“治安队”、“灭共团”等组织,对朝鲜劳动党党员和被怀疑为亲共人士的平民进行了大规模的清查和处决。   

朝鲜人民军方面,在战争初期占领韩国大部分领土后、以及美军仁川登陆后被迫撤离韩国时,在韩国各地区进行甄别,对韩国政府官员、军官、警察、宪兵、资本家、商人、知识分子、教师、记者、地主、宗教人士,以及上述人员的家属进行了大规模逮捕和处决。

编辑本段停战谈判

1951年7月10日,朝韩双方对峙在“三八线”附近,战争进展到了和平谈判阶段,但是停战一直没有实现,其中一开始是因为军事分界线问题,双方僵持了近半年,终于使双方认可“以三八线为军事分界线”。其次是关于战俘的处理问题,就这个问题致使战争延长了1年之久,从而成为停战签字的惟一障碍 。   

1951年7月10日谈判开始到10月25日,双方在用了44天,开了32次代表团大会和小会的情况下中断了63天之后,会址由开城迁移到板门店。   

开城谈判确定了5项谈判议程,具体是:   

一是通过议程。   

二是作为在朝鲜半岛停止敌对行动的基本条件,确定双方军事分界线以建立非军事地区。   

三是在朝鲜半岛实现停火与休战的具体安排。   

四是关于战俘的安排问题。   

五是向双方有关各国政府建议事项。   

到11月底历时4个多月,只有第一项通过议程和第二项即军事分界线问题达成了协议,第三 项议程的谈判刚刚开始,第四、第五项议程尚未讨论。   

板门店的谈判于12月11日讨论第四项“关于战俘安排的问题”。中美在谈判中就“自愿遣返”或“全部遣返”原则发生对峙,从而成为朝鲜战争久谈不决,谈打交织的症结所在。   

第五项议程于1952 年2月达成协议。此后至1953年7月27日朝鲜半岛停战签字,都是围绕于战俘问题而进行战争和展开讨论。长达1年多的时间用于战俘遣返问题,在世界战争史上是极为罕见的。

战争影响
韩国   

韩国经济在战后遭到严重破坏,李承晚在战后仍然以统一为目标,不重视经济发展,不断计划随时再和朝鲜方面开战。4.16运动后,李承晚下台,局势依然并没有缓和。此后朴正熙执政期间更出现“实尾岛事件”,双方敌对的气氛并没有因领导人转换而改变。   

美国  

美国在朝鲜半岛有数万人阵亡,而且几乎就要与中国和苏联两个社会主义大国爆发全面战争。但是在经过了越南战争后的美国人,几乎已经遗忘了这场战争。因此朝鲜战争又被称为“被遗忘的战争”(The Forgotten War)。朝鲜战争也令美国人首次意识到,战争的威胁随时存在。战争结束后,美国军队人员数量增加了两倍,军费开支大幅度上升。   

中华人民共和国  

抗美援朝捍卫了新中国的安全,保障了新中国经济恢复和建设工作的顺利进行;打出了中国的国威和军威,提高了新中国的国际地位;同时,也推动了中国军队的建设、国民经济的恢复和各项社会改革运动的进行。   

苏联   

战争对苏联的影响就十分复杂。一方面来看苏联是最大的赢家,战争令中美爆发直接冲突,而自己则从未正面介入。战争削弱了美国的实力,把美国超强的国力军力从欧洲铁幕一线的争夺转移到朝鲜战争的泥潭。为苏联争取了时间在二战后的废墟上治疗战争创伤,发展国防尖端技术,缩小了与美国的差距。而美国人则始终相信苏联是真正的幕后指示者。美国的国防军费开支在战后增加三倍,主要就是针对苏联。西方阵营也开始联合对抗苏联。   

日本  

日本虽然没有参战,但是,战争期间美军在日本大量的物资采购,对日本第二次世界大战战后的经济复苏,起了很大的促进作用。   

中国台湾   

对当时退守台湾的国民党政府而言,朝鲜战争的爆发及中国的参战使得美国认识到台湾战略地位的重要性,将台湾重新纳入防御体系,杜鲁门总统派遣第七舰队巡弋台湾海峡,宣布台海中立化,阻止了中国共产党渡海攻台及蒋介石反攻大陆的企图。有史学家称朝鲜战争为“国民党的西安事变”,挽救了国民党的危局。

编辑本段朝鲜战争大事记

1950年   

6月25日,朝鲜人民军进攻韩国。   

6月27日,美国的第七舰队驶进台湾海峡,军事介入台湾海峡。   

6月28日,朝鲜人民军攻克韩国首都汉城(即首尔)。   

7月5日,联合国军参战。   

9月15日,联合国军仁川登陆。   

9月25日,解放军代总参谋长聂荣臻发表声明:美军过线,中国决不会置之不理。   

9月28日,联合国军收复汉城。   

9月30日,韩国军队越过三八线。   

10月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作出最后的出兵决定。   

10月3日,周恩来紧急约见印度驻华大使。   

10月19日,联合国军攻克朝鲜首都平壤。   

10月19日晚,中国人民志愿军参战。   

10月27日-31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发动第一次战役(云山战役)。   

10月31日-11月2日,中国人民志愿军攻占清川江。   

11月25日-12月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发动第二次战役(清长战役)。   12月5日,中国人民志愿军收复平壤。   

12月15日,联合国军撤至三八线以南。   

12月31日-1951年1月5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发动第三次战役。   

1951年   

1月4日,中国人民志愿军攻克汉城。   

3月15日,联合国军第二次收复汉城。   

4月11日,麦克阿瑟被免除最高司令官职务,李奇微接任。   

4月22日-5月23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发动第五次战役。   

6月23日,苏联副外长马立克建议停火。   

7月10日,双方在开城开始停战谈判。   

8月18日-9月18日,联合国军发动夏季攻势。   

8月22日,谈判中断。   

9月29日-10月22日,联合国军发动秋季攻势。   

10月25日,停战谈判恢复。   

1952年     

1月,美军开始使用细菌武器。   

5月7日,巨济岛事件。   

5月12日,李奇微离任,克拉克担任联合国军总司令。   

10月8日,停战谈判中断。   

10月14日,联合国军发动金化攻势。   

10月14日-11月25日,上甘岭战役。   

1953年    

5月13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发动夏季攻势。   

6月8日,双方就战俘安排达成协议。   

7月13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发起金城战役。   

7月19日,板门店双方谈判代表在所有问题上达成协议。   

7月27日,停战协定签字,朝鲜战争暂停。   

1958年     

2月19日,中朝两国政府发表关于中国人民志愿军年内全部撤出朝鲜的联合声明。   

2月20日,中国人民志愿军总部发表声明,决定于1958年底以前分批全部撤出朝鲜。首批于3月15日动身回国。   

10月22日,志愿军总部官兵在司令员杨勇上将、政委王平上将等率领下启程返国。   

10月26日,志愿军总部公报:志愿军已全部撤离朝鲜。   

★至今联合国军也没从韩国撤离。   

2009年   

据韩联社报道,朝鲜人民军驻板门店代表部发言人5月27日表示,“正如向全世界宣布的,我们的革命力量将李明博叛徒集团全面参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防扩散倡议,看做对我们的宣战。”朝鲜人民军驻板门店代表部的声明还表示,朝鲜将不再受1953年朝鲜战争停战协定的约束,朝鲜半岛将很快“重返战争状态”。